pear安卓下载网址

七月末的一天,天刚蒙蒙亮,一队车马就出了衍城,一路朝南方而去。坐在马车里的顾夜,拎起扇子使劲地扇了几下风,烦躁地道:“这一大早就这么热,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

骑在马上的顾茗,吹着清晨的风,倒不觉得难受,他朝妹妹伸出手道:“趁着现在太阳没出来,骑马吹吹风,或许还舒服些。”

顾夜白了他一眼道:“谁要跟你挤一匹马!你身上热得跟火炉似的,我才不找罪受呢。月圆,我的雪云呢?”

骑马跟在马车后的月圆,紧走几步跟上来,笑道:“姑娘,雪云在车队后面,由专门的人牵着呢。我这就去帮您牵过来。”

从马车内换到了马上,一阵晨风吹来,果然舒服了些。顾夜催着马儿一路小跑,微风吹拂着她的发梢,扬起她雪白的衣裙,仿佛圣洁的天使降临人间。

“叶儿妹妹!”没走多久,便看到路边停着两匹马。顾夜闻声望去,却见君棋诚带着他的小厮,骑在马上好像在等什么人。

马儿小跑着过去,顾夜扬起笑脸,问道:“诚哥哥,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

“京城啊!你诚哥哥要去京城参加会试,你这小没良心的,不会不知道吧?太不关注我这个哥哥了!”君棋诚长长地叹了口气,做出一副如怨妇般哀怨的表情。

顾夜额头垂下几根黑线,忍了忍,翻了个白眼道:“我知道你是要参加会试的,可那不是明年春天的事吗?”

“提早过去,熟悉熟悉京城的环境,拜访拜访京中的名儒,再跟抵京的学子们交流交流。很多学子都会提前去京城的,叶儿妹妹不知道吗?”君棋诚摇着扇子反问道。

我为什么要知道,参加会试的又不是我。顾夜又翻了个白眼。

君棋诚嘿嘿一笑,坦白道:“好吧!叶儿妹妹要参加药师考核,我这个做哥哥的,怎么可能错过?再说了,这次大药会十年才举行一次,一定很热闹!我自然也想去见识见识!叶儿妹妹,我孤身一人上路,求收留!”

阿蒙的天空

“哼!诚哥哥定然是惦记颜婶的手艺,凑上来蹭饭的吧?”顾夜还能不了解他?看上去饱读诗书、斯文有礼,实则是个大吃货。三不五时跑顾家蹭饭,然不把自己当外人。

君棋诚脸皮已经练出来了,舔着脸道:“还是叶儿妹妹了解我。妹妹,哥哥我早饭还没吃呢?有点心什么的,来点垫垫肚子呗!”

“这么热的天儿,带着熟食没一会儿就该馊了。我不知道有没有能填饱肚子的。你等会儿,让花好去问问。”饿着肚子上路,也只有君棋诚能干出来了。顾夜自然不能看着他挨饿。

不多会儿,花好拎着个食盒过来了,里面放的是绿豆汤,和几块加了果仁和葡萄干的沙琪玛:“就这些了!姑娘今早用的不多,颜婶怕路上姑娘饿了没东西吃,特地起早做的!”

君棋诚听了,倒不好意思抢妹妹的点心吃了。顾夜却摆摆手道:“没吃,你吃吧!我这几日胃口不好,吃这些甜的会胃酸。不吃的话,搁到中午就坏了!”

君棋诚不再矫情,吃得津津有味。顾夜看他吃得香甜,也嘴馋地吃了半块沙琪玛,喝了点绿豆汤。

日头渐渐升起,顾夜不得不从马上回到马车里。这时候,她发现马车靠门的两个角上,多了两个冰盆,丝丝地往外冒凉气。顾夜半躺在罩着竹编枕套的靠枕上,伸长着胳膊腿,觉得旅途并非想象的那么难熬。

顾夜乘的马车是特制的,轮子是橡胶充气的,特地加了减震。车窗开得大大的,装上了可以推拉的玻璃,通风条件挺好。车厢尤其宽大,里面的陈设十分齐。有可以解闷的书架,有放置蜜饯果子的暗格,有飞行棋、跳棋这样的玩具。顾夜现在什么都不想干,摊开四肢,懒懒地闭目养神。

坐在马车门旁的唐小小,替她打着扇子,不忘提醒她:“姑娘,白天不要睡太多,越睡越懒,晚上睡不着,白天会更没精神。”

“马车摇摇晃晃的,晃得人想睡。再说了,坐车不睡觉,能干啥?”顾夜整个人懒洋洋的,眼睛眯缝着,一动也不想动。

唐小小绞尽脑汁地想了想,指着书架上的一本药典道:“奴婢草药只认了一些些。姑娘要是不难受的话,可以教奴婢认药认字儿。”

顾夜内心挣扎了很久,才缓缓地起身,歪歪斜斜地坐起来。她随手拿了一本书,为人师表地教授起关于药性的知识。幸好唐小小不是驽钝的孩子,要不然顾夜肯定没教一会儿就摔书了。

教了唐小小认识了十种草药,认了这些草药的名字。唐小小很聪慧,几乎一点就通。她也很努力,每个字不但会认,还要求自己会写。八岁的她,看上去只有五六岁那么大。小小的人儿,用细细的手指蘸了水,在桌子上写字。虽然字歪歪扭扭,比顾夜的还难看,但是她还是挺有成就感的。

找到了事儿做,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中间,师徒二人休息了两刻钟,吃吃水果,喝喝果汁。顾夜嚷着要喝冰的果汁,被她的丫鬟无情地无视了。

哎哎!月圆这臭丫头!到底谁是主子谁是丫鬟?不听话,早晚把你卖给老瘸子!顾夜恨恨地小声抱怨着。唐小小只笑笑。她已经习惯了这对主仆的相处模式,不再傻乎乎地跳出来替月圆姐姐解释。

顾夜捧着果汁,盯着马车里的冰盆,露出狡黠的一笑。她将自己的果汁,偷偷放在冰盆了,还冲唐小小竖起食指“嘘”了一下,警告她不要告密。

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当她觉得果汁快凉了,要取出来喝的时候,一只罪恶的手,先她一步拿走了冰果汁,塞进她手里的,依然是温温的水果汁。顾夜差点把手中的杯子砸出去!这狡猾的月圆!!

接近正午的时候,车队在一个县城停了下来。顾夜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,介绍着自己:“属下是庆丰楼通县的掌柜,请顾老爷子、顾姑娘和两位公子,移步到庆丰楼用餐。”

Related posts